設置seo信息

媒體關注

為了89位兄弟姐妹,姊妹花輾轉6國背回3000多只口罩

2020-03-06   來源:工人日報

工人日報客戶端3月6日電 3月5日9:00,協鑫能源工程有限公司管理中心89位員工在例行體溫檢測后,分別領取了一只一次性口罩。細心的員工發現,與以往不同,今天配發的是外科醫用口罩,顏色也由淡綠色變成了淺藍色。原來,這批口罩來自異國他鄉,是公司兩位女同事輾轉6國,從海外背回來的。

 

飛機落地,阿塞拜疆海關告知“武漢封城”


蘇柏茹、陸慧分別供職于公司供應鏈管理部和工程管理中心,兩個人有著旅行的共同愛好。去年國慶節前,她們就規劃了這次東歐、西亞之旅,趁著春節體驗一下異國風情,放松忙碌一年的身心。


“臨行前,沒料到疫情會發展到那么嚴重。”陸慧回憶說,1月22日晚,兩人從浦東機場起飛,開啟了阿塞拜疆、格魯吉亞、亞美尼亞三國旅行時間。按照她們的計劃,1月31日回國。


當地時間1月23日凌晨5點,兩人平安落地阿塞拜疆。一看到來自中國的朋友入關,海關人員友好地提醒她們“武漢新冠肺炎疫情嚴重,已經封城”。兩人半信半疑地打開手機,信息得以驗證。親戚朋友們紛紛發信息提醒她們注意安全,有的還提示“國內口罩緊俏,如方便,請幫忙代購”。


“當時真的驚呆了,在上海上飛機前還風平浪靜,沒想到一晚上就出了這么大的事!”蘇柏茹說:“還沒開始玩兒,好幾個朋友就發來微信,讓我給他們采購口罩。”


輾轉6國,踏破鐵鞋無覓處


沒有了游玩的心情,反而多了一樁心事。沒顧得上欣賞阿塞拜疆的美景,兩人短暫停留后,于1月24日晚乘火車前往格魯吉亞。


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。入境時,當地海關和警察對中國游客格外關注;到酒店,兩人的行程軌跡和健康狀況被反復盤問。再到后來,情況更為糟糕:預定從亞美尼亞回國的航班突然被取消。


一連串的折騰,讓蘇柏茹和陸慧完全沒了游玩兒的興致。既來之,則安之。她們在琢磨一個問題,親朋好友都說國內“一罩難求”,那公司復工一定需要大批口罩,怎么辦?一條越洋微信發到了公司副總裁張海燕。微信很快回復:“多多保重,國內口罩確實緊缺……”答案很真實,態度很委婉。關鍵時刻,兩人一拍即合:咱們一定得想方設法采購更多的口罩,盡最大可能為家人、為同事、為公司做點力所能及的實事。畢竟國外暫時沒有發生疫情,口罩不會比國內緊張。


“可能是出于對疫情的恐懼,有些藥店見到我們就直接說沒有……”陸慧說:“現實場景簡直令人難以置信,一些行人看到我們,就會捂住口鼻。”隨著疫情的傳播,外國的口罩不僅越來越貴,更越來越難買,有些藥店甚至對我們拒售。”接連幾天,兩人在格魯吉亞和亞美尼亞首都跑了十幾家藥店,僅僅湊到了幾百只口罩。


“一不做二不休,既然回國的航班取消,假期也延長了,干脆就多去周邊幾個國家碰碰運氣。”兩人互相打氣。就這樣,在隨后的一個多星期里,兩人分頭行動,蘇柏茹前往伊朗,陸慧去塞爾維亞和波黑,目的就是采購更多的口罩。


一場跨國旅行變身“國際大采購”。塞爾維亞首都貝爾格萊德是座山城,個頭矮小的陸慧,推著兩只半人高的行李箱爬坡下坡,挨個搜尋藥店,一家一家求購。一天下來,陸慧已經累得精疲力盡,晚上回到酒店,發現自己的腳指頭已經磨破了皮。


和陸慧一樣,身在德黑蘭的蘇柏茹也是踏破鐵鞋,滿城張羅口罩。雖然兩個人分開了,但心里卻有著一樣的默契:現場有的全買走,現場沒有的,就跟店主人預約規定時間提貨。功夫不負有心人。幾天下來,兩個人為了一只小小的口罩,鍥而不舍地行走異國他鄉,最終湊到了3000多只。


幾經周折,千方百計“闖”過關


讓蘇柏茹印象最深的是,在伊朗首都德黑蘭,由于種種原因,這里不能刷任何國際信用卡,外賓購買物品只能使用現金,且必須是美金。而此時,她身上只剩下僅有的40美元現金。


蘇柏茹回憶說,當時伊朗政府已經決定對所有藥店的口罩供貨實行管制,本國人都有限制,外國人就更難購買。關鍵時刻遇貴人。她突然想到了一位平時有業務聯絡的伊朗朋友。很快,伊朗朋友趕過來,一邊幫忙找貨源,一邊給蘇柏茹當向導,幾乎跑遍了德黑蘭的大街小巷。最讓蘇柏茹感動的是,伊朗朋友還替她墊錢購買了1000多只口罩。“伊朗奇遇,讓我一輩子都難以忘懷。”蘇柏茹笑著說。


就這樣,蘇柏茹回酒店打點行囊,將1000多只珍貴的口罩塞進了行李箱,差點連換洗衣服和洗漱用品都裝不進去,原本給家人捎帶禮物的計劃也隨之擱淺。


屋漏偏逢連陰雨。來到德黑蘭機場,她的行李遭到海關查扣。雖然努力與海關人員溝通,可對方態度強硬,沒有商量的任何余地,理由很簡單:伊朗政府明確規定口罩不得出境。蘇柏茹傻眼了。


“當時真的是急死了,一方面語言交流不通暢,另一方面眼看這么多天的付出就要化為泡影,毫不甘心!”說起這些,蘇柏茹有些激動,“但不到最后一刻,我都決不放棄,因為家人和同事都在等著我的幫助。”


任憑蘇柏茹萬般焦急,海關人員依然毫不讓步。無奈之下,蘇柏茹突然撥通了伊朗朋友的電話,求助他緊急疏通協調海關。經過3個多小時的艱難交涉,僵局突然有了轉機,海關最終同意出關,但必須由伊朗朋友出具相關證明并個人擔保。


蘇柏茹久懸的心瞬間落了地,口罩成功出境。“登上飛機那一刻,就好像重獲自由一樣,終于可以回家了!”蘇柏茹說,途中要到土耳其轉機,原本10個小時的航程,因為出關受阻,最終變為30多個小時,但她絲毫沒有后悔:“多帶一只口罩回國,就是為家人、為同事多增加一分安全。”

 

2月10日一大早,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將她們踏遍千山萬水、費盡千方百計得來的3000多只越洋口罩送到了公司,緩解了兄弟姐妹們口罩緊缺的情況。

 

來源:工人日報

广西快3开奖结果查询结果